高端财经网 > 要闻 > 正文

交银世界董事总经理研讨部主管洪灏周期之末像一个周期的开端

2019-11-08 作者:责任编辑NO。姜敏0568

每经记者:张祎 每经编辑:廖丹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 图片来自:每日经济新闻

11月8日,作为一年一度的中国长期资金市场盛宴,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19第八届中国上市公司高峰论坛”在成都举行,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以“周期之末”为题发表主旨演讲,与现场观众分享了其最近研究成果。

“虽然这个主题稍微有一点沉重,但是到了最后,你会发现,周期之末像一个周期的开始。”演讲伊始,洪灏在观众脑海中绘出了一条想象的“曲线”。随着剖析层层深入,这位被彭博新闻社评为“中国最精准的策略师”指出,2019年中国经济的回暖很可能比大家想象的好,尤其是如果中美贸易谈判能够出现比较好的转机,应该会看到股市给投资者带来很好的回报。

此外,洪灏还在演讲中对目前全球出现的民粹主义现象进行了探讨。他认为,这一现象的产生归根到底是一个经济现象,是社会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如何在社会进行再分配的问题。

“作为经济学家,我们特别关心短周期的运行”

对于这位对周期有着深入研究的顶级分析师而言,自然不会放过对历史的观察。洪灏向在座观众展示了两份分别出版于90年前、32年前的报纸头版,并以此作为切入展开演讲。

“如果回去看一下90年前和32年前,尤其是90年前。我们正真看到报纸的第一个标题是——华尔街在恐慌中崩盘;副标题是——意大利王储,即将继任皇位的王子被企图暗杀;右边有一个更有意思的标题——美国的政客向美国国会提出申请,向他们捐赠70万美元去请求美国国会通过对于美国本土企业的保护法案,实施增加对外国向美国出口的关税。”洪灏表示,这份报纸的封面上没有一条好消息,而今年10月刚刚过去,不得不让人回想起90年前的10月,整个市场以及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事件,以及现在面临的中美贸易挑战。

“作为经济学家,我们特别关心短周期的运行。”自2017年开始,洪灏对中美经济尤其是短周期的经济进行了非常细致的量化研究。在本次高峰论坛上,他第一次将周期以量化的形式向观众进行了展示:每一个经济短周期大约是3~5年,绝大多数都是一个存货再运作再投资的周期;两个3~5年就是7~11年,形成一个中周期,这是设备重新投资的周期。

洪灏以美国半导体出货量同比增长变化做了一个模拟,观察美国经济短周期,“每一次7年的中周期的结束都伴随着市场大幅度波动以及经济的衰退,每一个镶嵌在7年里面的第一个3.5年短周期的结束,并不代表实体经济的衰退。”

在洪灏的展示中,中国、美国、欧洲的经济运行皆表现出了短周期运行规律:

2018年四季度和2019年一季度,中国股票市场展示出来的现象就是在2018年跌了将近30%,这是上世纪90年代中国股市开始以来,在经济没有出现严重衰退的情况下,出现的最大的一次回调;

2018年四季度,在美股运行到历史高位之后,直接从2018年9月第一个星期到2018年12月26号(就是圣诞节)跌了25%,成为美国历史上在没有发生经济衰退的情况下出现的最严重的一次回调;

将德国制造业产出的数据和服务业产出数据两者运行速度之差做一个比较,能够正常的看到,2019年三季度,德国制造业相对德国服务业的弱势回到2008年的水平,也就是经济大衰退、全球经济危机的水平。

民粹主义根源在于再分配的问题

2018年,打着保护美国商业利益的旗号,特朗普发起了贸易战。洪灏表示,仔细看美国关税结构,基本上对于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大部分高附加值的出口产品增加了关税。而中国对美国关税的增加是对等的,非常有策略。

以美国的龙虾出口为例,洪灏谈到:“不买美国龙虾,可以买加拿大龙虾,也可以买印尼龙虾,在美国把龙虾的关税从7%提到25%以后,外面把加拿大对中国的龙虾出口关税减到了7%。很快,中国从美国进口的龙虾基本上减少到0,但是加拿大出口到中国的龙虾翻倍了,比较便宜,反而让中国的消费者受惠了。”洪灏表示,从中美两国出口数据看,2019年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并没有出现明显下降,中国还在买美国的东西。但是由于中国商品增加了关税,美国进口量少了,直接导致美国国内消费品通胀压力开始上升。

而对于当下市场所热议的贸易战背后的民粹主义现象,洪灏也给予了关注和思考。

“民粹主义现象的产生,归根到底是一个经济现象,是社会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如何在社会进行再分配的问题。”洪灏指出,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代,尽管跟着社会进步,劳动生产率得到极大提高,但工人工资增长变化的速度是缓慢的,工人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没有正真获得合理的补偿,从而形成了财富和分配的不均衡。这个现象不仅仅在美国社会产生,在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这种现象。

经济回暖,信心开始增强

一切似乎并没那么糟糕。

“我们看全球经济运行的一个重要指标,只看市场交易出来的价格。”洪灏指出,美国国债市场很可能是全世界流动性最好的市场,美国国债10年期收益率直接决定了全球经济无风险收益率,这个无风险收益率最终决定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各个国家的利率水平。

据洪灏观察,从上世纪60年代到现在,包括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1987年10月份、1989年的美国借贷危机、1994年拉美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2001年的“911”、2008年全球经济衰退、次贷危机、2012年美国国债主权评级被下调,每次美国国债10年期收益率的飙升,都伴随着一场剧烈的市场和经济的动荡。

“今天来看,今年三季度,市场对于未来的经济稳步的增长展望出现极度悲观的情绪,美国国债10年期收益率极度下降,到了2016年以及2014年前期低点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往下走了。同时我们正真看到,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开始进行降息。”洪灏认为,由于利率下降,以及贸易谈判出现曙光,全球经济对于2020年回暖的信心开始增强。

最后,对于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势,洪灏认为,从经济周期运行在股市的表现看,2019年中国经济的回暖很可能比大家想象的要好。

他指出,作为交易员,每个月有20.2天的平均交易天数,因此三年里面大概有850个交易日。当对中国股市回报率进行分析的时候,可以清楚看到,中国股市在1996年、2004年、2011年以及2018四季度分别进入了中周期7年的底部区域,现在开始回暖,“尤其是如果贸易谈判能够出现比较好的转机,这样一个时间段应该看到股市继续给各位提供很好的投资回报。”

每日经济新闻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