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高端财经网!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 找回密码 设置首页 | 返回高端财经网首页

当前位置 > 高端财经网 > 生活 > 母婴 > 行情低迷拖累经纪业务 IPO停摆压垮投行业务

行情低迷拖累经纪业务 IPO停摆压垮投行业务

发布时间:2013-10-31 11:42来源:高端财经网No.107字号:

  券业寒冬持续引爆券商高层人事动荡

 

  券商人事变动频繁自去年年中开始,今年四季度或将持续

 

  券商行业人事变动的周期似乎再次来临。

 

  10月28日,坊间有消息称,齐鲁证券总裁邓晖已经向公司提出辞职,接替邓晖掌管总裁帅印的已经有确定人选,是齐鲁证券副总裁兼财务负责人、万家基金董事长毕玉国。除此之外,有媒体报道称,平安证券现任总经理何善文合同到期,将调任平安集团其他岗位。平安银行副行长谢永林近日将调任平安证券总经理兼CEO。在何善文结束使命后,平安证券的管理层可能还会出现进一步调整。

 

  而据闻此消息在平安证券内部早已是不公开的秘密,但平安证券却对此依然不愿多说。

 

  而这只是众多券商人事变动的冰山一角。

 

  有业内知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证券公司频繁的人事变动,从公司内部来看,主要原因在于今年来业绩下滑、内部激励机制不完善、经营管理理念不统一等,高层管理者面临很大的压力;从外部来看,与行业大背景有关,证券行业传统的经纪业务遭遇瓶颈,业务创新不易,IPO开闸遥遥无期、资本市场不够活跃等有关。”

 

  人事风暴始于去年年中

 

  从去年年中开始,券商人事变动就很频繁。

 

  据统计,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广发证券、申银万国、银河证券、国信证券、招商证券、东吴证券、长江证券、东海证券、民族证券、中邮证券、中航证券等人事均有动荡。

 

  但去年人事风暴仅仅是个开始,今年起,券商资管的人事动荡更为猛烈,不少券商卷入其中。

 

  2013年7月31日,国元证券称,接收到公司副总裁朱楚恒先生的书面辞职申请,对于朱楚恒调整原因,国元证券并未吐露过多细节;2013年08月27日,西南证券公告变更调整人事变动,增补公司第七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成员,变更公司证券事务代表;2013年09月25日,安信证券被曝可能发生人事巨变,其核心研究人才——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和首席策略分析师程定华或将同时离职; 2013年9月2日,光大证券公司助理总裁杨赤忠、董事会秘书梅键辞职;2013年10月10日,西部证券称,收到合规总监邱旭东的书面辞职报告,并对外解释称,邱旭东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合规总监职务,在公司董事会指定合规总监代职人员之前,邱旭东将继续履行合规总监职责。诸多券商难逃“人事变动”。

 

  对于券商资管行业的高管大规模变动,有业内人士指出,从表面上看,业绩不佳、绩效激励不足、高层动荡牵连、经营理念不统一、个人发展五大因素成为高管变动的主要原因。但实际上新《基金法》的颁布也是导致券商资管高层大规模变动的重要诱因。

 

  6月1日施行的新《基金法》令券商资管行业压力不小,由此引发的大资管时代已经到来。在此背景下,各金融机构正在开展一场人才的争夺战。在各项政策放开之下,券商、基金相继开始涉足信托行业,然而由于人才的缺失,挖角成了大多数机构的最佳选择。而信托公司则成为券商、基金子公司从事“类信托业务”人才的主要来源。

 

  四季度券商人事调整

 

  或将持续

 

  对于券商内部频繁的人士变动,有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对本报记者分析称:“券商人事频繁变动与其行业大环境有关系,具体表现在,证券行业原有经纪业务受阻,需要改革创新,不具备调整、转型能力,不符合新业务要求的人员面临压力,将被淘汰。当前大盘不活跃,资金少,缺乏对新股的支撑,IPO停止也让证券公司业务缩水,企业压力较大。 ”

 

  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霍肖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证券留不住人有多种因素影响,行业内人才的自由流动主要跟个人选择、薪酬待遇有关;外部因素主要由于行业内竞争激烈,中小券商有争夺市场份额提升自身实力的需求,抢夺人才加大对投研业务的投资力度。公司业绩下滑,薪酬降低,员工压力大,对精神、身体都是一个考验,一些人选择主动退出。 ”

 

  除了大型券商外,不少中小型券商也卷入其中。

 

  以东吴证券为例,因产品业绩差强人意,3年多的时间里,包括任少华、李纯钢、冯恂在内,东吴证券资产管理部门已先后更换了至少3名总经理。掌门人频繁更换导致东吴资管产品业绩频遭滑铁卢。

 

  除此以外,中航证券高层也是动荡不小,中航证券总经理杜航、总经理助理及承销与保荐分公司总经理陈强、资产管理分公司总经理陈天虹等纷纷离职。

 

  此外,也有因个人发展际遇引发资管帅印交接的案例。一季度,民族证券资产管理部董事总经理金葵华升任公司副总裁,分管经纪业务,其帅印则交由原中邮证券资产管理分公司总经理李沈军接任。

 

  霍肖桦对券商未来人事变动能否继续依然担忧,他表示:“四季度券商人事调整或将持续。原因在于,企业需要招揽人才,为新业务拓展储备人才;业绩不佳,需要通过人事调整来降低成本,度过寒冬;新的一年开始,需要蓄势待发为IPO的开闸做准备。 ”

 

  IPO开闸传言屡次破灭:投行意冷倒逼优先股

 

  2013年IPO开闸无望,几乎已经成了机构心目中已经确定的事实。对于IPO重启时间表的猜测从财务核查阶段讨论沸沸扬扬到如今心灰意冷,机构已经厌倦了猜测一次次落空。

 

  10月15日一周, 一则关于“证监会将于本周五发布新股发行的征求意见”的传闻再次引起骚动,A股受到重创。

 

  随即,证监会新闻发言人的表态再次让猜测落空。

 

  而对资本市场来说,另外一件大事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当中,那就是证监会12年来最大的一次机构人事改革。

 

  IPO已形同鸡肋?

 

  10月18日,证监会表态,新股发行改革不是简单的IPO重启,必须对过去的发行办法进行改革,最大限度保护中小投资者权益。目前,证监会正在按照这一目标抓紧完善指导意见及配套文件,新股发行要在改革意见正式公布实施后才能启动。

 

  此前“新股发行征求意见稿即将出炉”的消息被击破。

 

  其实,关于IPO重启的时间表,正在排队的上市公司也心理没底。此前传言一出,便有拟上市公司内部人士向理财周报询问传言的真实性。

 

  虽然A股反应强烈,但多名机构人士对此保持冷静态度。

 

  “每个周五都说狼来了。”华南一机构人士在听到上述传言表示。

 

  而华北一投行人士称:“征求意见确定稿在11月重要会议前发布的可能性不大。”

 

  “即使是今年年底开闸,也需要补年报,要等到三、四月份才能发行。”前述华北投行人士表示。

 

  这不是第一次谣言被无情地击碎。而让机构人士彻底麻木的,是此前7月底开闸夭折。此前,在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培训会上,姚刚表示,(新股发行体制改革)会对投行模式产生较大影响,大家要在7月30日之前准备好新股发行。在这期间,贵人鸟收到监管层提示,30家有望月底集中发行的传言不绝于耳。

 

  然而,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意见的难产程度超出机构预期。IPO空窗已超过一年。

 

  虽然经过了一次史上最严格的IPO核查,268家企业提出终止审查申请,但IPO仍然被754家企业堵得水泄不通。

 

  已经有不少企业不愿再走IPO这根独木桥。今年以来撤单的IPO项目,一些企业转向并购重组,如长城影视借壳江苏宏宝,沧海重工被青岛恒顺电气并购,邦和药业被上海莱士收购。另外,中原证券也曝出将准备赴港上市的消息。

 

  华北一中小型券商投行负责人直言不讳:“我们现在已经把IPO业务当做鸡肋,即使开闸,一单项目出来的周期也很长,我更愿意做再融资、并购。”

 

  而在IPO闭闸期间,理财周报记者了解到,由于项目被撤,有西南证券和光大证券的保代处于休假之中。

 

  IPO开闸一再延迟,监管层又在此期间加大打击违法违规行为的力度。10月2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自今年10月份以来,证监会派出机构已对多起证券期货违法违规案件立案稽查,其中,水井坊存在与关联方签署重大合同未披露行为,涉嫌违法违规。三峡新材、上海物贸、天津磁卡等三家公司也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其中,中勤万信会计师事务所在三峡新材年报审计中,未勤勉尽责,涉嫌违法违规。

 

  紧锣密鼓推进机构人事改革

 

  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意见及配套措施尚未出炉,并不妨碍证监会加紧推进机构人士改革。

 

  10月23日,北京一券商投行人士表示:“据说证监会机构改革年前螺钉,目前会里正紧锣密鼓地做人事安排,待张育军回国后阅名单,最终敲定,对许多主任、处长影响很大。”

 

  另有华东券商投行人士跟监管层内部人士交流后表示:“根据肖钢的行动,新的人事安排可能会在11月出来。”此前,一名熟悉张育军的人士向记者透露,张育军的回国时间是12月。

 

  监管层紧锣密鼓地安排人事已有新的动向。

 

  证监会在22日民主推荐了证监会副主席补充人选,其任免将由中央决定。

 

  证监会官方网站组织机构设置显示,证监会设主席1人,副主席5人,主席助理3人。但目前证监会公布的名单中,副主席仅有4人空缺一人,主席助理2人亦空缺一人。

 

  目前证监会四名副主席分别是庄心一、姚刚、刘新华、姜洋,主席助理两人分别是吴利军和张育军。

 

  倒逼优先股

 

  市场对于IPO重启呼声渐高。而新股高价发行低价减持套现的痼疾被广为诟病,倒逼优先股推出。

 

  针对优先股制度规则准备工作进展,10月25日证监会发言人表示,根据金融“十二五”规划及国务院相关指导意见,证监会正在推进优先股各项准备工作,方案一旦成熟将及时向市场公开征求意见。

 

  一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表示,证监会日前开会讨论了优先股改革方案的有关事宜。第一批发行优先股的试点公司可能将从上证50包括的上市公司或其他可满足相关财务条件的大型公司中选取。除银行外,其他公司发行的优先股应为累积优先股。

 

  证监会主席肖钢曾于近期撰文称将“丰富分红方式,探索上市公司进行股利分配时由股东自行决定选择新股或现金,尽快推出优先股制度”。

 

  IPO停摆一年 券商投行歉收度日艰难

 

  首发(IPO)断档已满一年。

 

  如果给证券投行业定义一个周期的话,那么IPO暂停期也是行业低谷期。由于IPO暂停,今年投行歉收已成定局,去年以来裁员降薪还在延续。与此同时,歉收引发投行开始拓展其他业务,业务收入构成也因此发生显著变化。

 

  歉收引发成本严控

 

  前几年大手大脚花钱的投行人士,今年的日子显得特别拮据。据证券时报记者调查,去年以来,已有不少证券公司降低保荐代表人月度岗位补贴,没有项目在审的保荐代表人甚至被取消月度津贴。而根据此前投行界通行的惯例,保荐代表人月度津贴一般为5万元~8万元,这也是这个特殊群体收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去年底,我们公司保荐代表人津贴就已取消了,项目签字费也从之前的一个项目80万元降到了50万元。”北方某券商深圳投行部一位准保代对证券时报记者称,现在干投行已没多大意思,风险不断增加的同时收入却在不断下降。

 

  持有这种观点的并非少数人,一些投行老人也早生去意,甚至出现投行老人舍弃高薪职务转行的案例:较早前,华泰联合证券分管投行的副总裁马卫国转行做私募股权投资(PE);华龙证券分管投行的副总裁全泽转行从事发光二极管(LED)行业投资;近期,民族证券分管投行的副总裁孔庆龙投奔海外机构从事境外投资。

 

  与保代津贴及签字费缩水相伴随的,是投行人员工资下滑,甚至遭遇裁员。自去年开始,从中金公司到中信证券,再到安信证券等,频频传出券商投行部门裁员的消息。某中型券商,前不久甚至传出投行部门从业人员要从目前的160多人裁减到80人的消息,裁减率高达50%。

 

  据统计,2012年投行证券承销收入总额为67.4亿元,但今年年初至今此项收入仅有17.82亿元。以深圳一家小型券商为例,该公司上半年投行总营业收入仅有8000万元,但各类成本开支却高达1亿元多,全年亏损几成定局。

 

  据业内人士预测,今年整个券商投行呈亏损状态。小投行亏损可能较为严重,那些拥有上百名保荐代表人、整个业务团队有好几百人的大投行,今年业绩也不容乐观,一方面收入进项没有起色,另一方面人力成本等刚性支出却难以减少。

 

  “现在我们公司报销的检查非常严格,公司要求严控成本。”深圳某券商一位会计经理说,公司还特别提醒作为差旅报销“大户”的投行部门,要注意节省费用,出差必须事先得到部门领导批准,报销时必须清楚注明缘由,而且差旅费额度控制严格。

 

  投行业务构成生变

 

  承销业务歉收也倒逼着投行寻找新的收入来源,在IPO暂停的情况下,再融资和财务顾问等业务挑起投行收入进项重担。

 

  根据数据统计,今年以来全行业17.82亿元承销收入中,来自再融资的承销收入为15.64亿元,占比高达87.78%。在IPO暂停的情况下,再融资营收已成为投行部门承销收入的主力,而传统的收入主力——保荐业务和首发承销业务今年几乎颗粒无收。

 

  作为投行开源的另一重要业务——财务顾问业务收入,尽管大部分证券公司并未单独披露,市场上亦无相关行业权威数据。但从上市券商披露的数据中,仍可略见一斑,财务顾问业务收入已成为仅次于承销业务而成为投行重要营收进项,而且大有赶超承销业务收入之势。

 

  以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和华泰证券三家规模较大的上市券商为例。中信证券今年上半年证券承销业务收入为3.59亿元,财务顾问业务收入为2.69亿元;海通证券今年上半年承销业务收入为3.67亿元,财务顾问业务收入为2.97亿元;华泰证券今年上半年承销业务收入为1.99亿元,财务顾问收入为8287.62万元。对比上述三家上市券商承销业务与财务顾问业务收入,不难看出在IPO承销收入为零的背景下,财务顾问业务收入今年已成为投行排名第二的重要收入来源。

 

  市场上,随着在审企业财务核查的趋严和IPO暂停,一批在审企业撤单寻求其他融资和上市渠道,如天楹股份、中技桩业、润银化工等,均明确表示寻求借壳重组方式曲线上市或奔赴其他市场上市,这些借壳上市的融资方式除了能为投行提供财务顾问业务外,配套的融资也会带来相应的承销业务收入。

 

  同时,不少撤单企业和拟申报IPO企业将目光投向了并购。江浙地区一家焊接材料生产企业,在IPO上市申报遥遥无期的情况下,日前在市场上寻求并购上市公司,愿意出让60%控股权换取对方的资金支持。而这些业务,毫无疑问都是投行财务顾问业务收入之源。

 

  此外,还有不少原计划IPO融资的企业,在IPO审核发行通道不畅的背景下,也慢慢将融资目光投向其他渠道,如发债融资、海外融资、私募股权融资等,这也为处于困境中的投行提供了财务顾问业务收入来源。

 

  “我们现在业务远不止这些,包括各类合法的投资产品的销售,资本性项目的投融资对接,甚至大小非减持、股权质押等,我们都可以做,也都是财务顾问业务范畴。”深圳某小型券商投行资本市场部一位高级经理说。

    (高端财经小编:Sachiel)